为什么原文说客厅可能成为音乐下一个战场To B 迈瑞公司

股票资讯  2021-03-06 09:00:20

原标题:为什么客厅有可能成为音乐下一个战场To B

智能电视品牌之间的竞争正在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面。

12月12日,长虹在成都召开新闻发布会。一方面宣布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的酷狗音乐、爱卓乐达成战略合作;另一方面,它发布了全球首款5G+AIoT全娱乐生态智能屏。

长虹虽然是老牌厂商,但新产品是合理的。在传统品牌智能化转型的浪潮中,长虹一直被认为是最激进的品牌之一:2013年,确定了智能化转型战略;2014年发布了CHiQ品牌下的第一代高端智能家电;2016年,它率先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人工智能电视。

但我们认为这次发布会真正的亮点其实是前者——作为硬件厂商的长虹,作为B端音乐整合服务平台的卓乐。这在智能电视行业并不少见,再次成为行业热点:

一方面,长期以来,智能电商往往把资源合作的目标放在视频平台上,比如爱奇艺的猕猴桃,腾讯的视频云观看极光,超重的音乐资源很少。

另一方面,以前的B端音乐整合服务平台更多的是与手机、智能车、内容平台等合作,比如电子商务平台、摄像头、视频编辑软件、短视频平台等。智能电视品牌不是大品牌。

我们认为,这是观察行业内另一个“小趋势”的又一个样本——客厅场景,以其自身的独特性,很有可能成为未来B端音乐整合服务平台的新战场。

当我们谈论客厅的时候, 我们在说什么? 在谈论客厅之前,我们需要首先定义场景。什么是场景?狭义上,一个场景不是一块砖或一块瓦,也不是一朵花或一棵树。其本质是通过视觉、听觉、触觉、情感等多方面来实现环境暗示,为用户创造一个“精神乌托邦”,实现对现实生活的短暂逃离——现在火的密室和网络名人B&B都是一样的。

我们曾经羡慕的西方客厅文化也不例外。早期,高级达官显贵在客厅宴请文化名人,形成文学流派中重要的“沙龙文学”;然后,随着消费电子技术的发展,游戏机成为客厅的绝对主力。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认为中国没有所谓的“客厅文化”,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消费者的客厅正在成为“娱乐场景垂直化”的载体。

举两个典型的例子。游戏主机在中国长期被局限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小众圈子里,但现在可以说他们已经成功打破了这个圈子:根据NikoPartners提供的数据,今年在中国售出了130多万台任天堂Switch主机,而迄今为止的累计销量为400万台。

另一个例子来自投影市场。IDC数据显示,家庭预测已经成为行业的增长引擎,占行业的70%。以2020年上半年为例,家用投影头品牌Extreme Rice的出货量已经占到投影市场总量的22%。

游戏和视频是典型的另类场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PC、Pad、手机替代。它们的出现和兴起,恰恰说明了在消费力提升的推动下,消费者越来越倾向于“把专业场景交给专业设备”。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提到另一个趋势,即制造商从硬件到服务的能力激增。

当一个品类变成蓝海,必然会吸引更多的玩家跑,厂商也必然会面临激烈的竞争。任天堂为了留住用户,从小到大用马里奥和塞尔达“深蹲”玩家;产品和苹果一样强大,当年用iPod+iTunes翻盘,现在用Apple TV+加固生态屏障。

总之硬件不粘,但内容不错。

那么,这两种看似不相关的趋势是什么意思呢?智能电视作为“客厅文化”最重要的载体,将有长期的成长空间。IDC数据显示,未来四年智能电视市场年出货量呈现正同比增长趋势:

市场竞争还没有到最后阶段,智能电视用户还是会在不同品牌之间摇摆不定。这让很多品牌看似一直在增长,但由于没能抓住新用户,在增速上落后于市场,最终被角落里的其他厂商赶超,就像当年去的地方曾经危及携程的地位一样。电视制造商必然会像索尼和苹果这样的硬件制造商一样,通过内容和服务将消费者保持在自己的生态中。

在我们看来,在“家庭经济”和“孤独经济”成为一种趋势来煽动新一代内容消费场景的当下,可以说大部分内容形式都值得在智能电视上“重做”。

综合体验 已经扩展到智能电视 搞清楚智能电视厂商的焦虑之后,我们来看下一个问题:为什么是音乐?

一个趋势是音乐逐渐从一个独立的消费内容变成一个“基础设施”——音乐变得更容易接近,很少有人会再去泡一杯茶,静静的坐着只为了听音乐,贯穿于各种生活场景。

至此,从数据上看清楚,截至2020年10月的正确数据的数据显示,在国产智能电视的整体行为中,直播和点播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但非视频类明显增加;在非视频应用中,音乐是保持稳步上升的关键类别。换句话说,越来越多的用户将收听场景转移到了智能电视上。

背后的行业趋势是,音乐正在成为综合体验背景下的“全世界的水源”。

从浅层来说,在于经验。无论是智能手机还是智能汽车,都需要在操作系统层面上与音乐进行整合和连接,以实现用户在交互中的整合体验。这其实很容易理解,举个例子:

现在无论是Android还是iOS都在不断优化交互,增加了大量的桌面插件和负一屏快捷功能。这些高度定制的系统级功能通常需要制造商自带音乐应用。

比如华为手机带来的“华为音乐”,vivo手机带来的“我音乐”,给爱听音乐的卓乐提供了音乐服务。这背后的原因是后者作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TME)旗下专注于B端的音乐整合服务平台,依托TME对音乐娱乐内容资源的大力支持和多年积累的B端音乐整合服务经验,从源头上消除了“被动水”的尴尬。

换句话说,手机厂商卖的不仅仅是一块硬件,而是一整套的集成解决方案。手机用户不需要很清楚自己手机里的音乐是谁提供的。

从“卖硬件”到“卖解决方案”,不仅仅是手机,而是延伸到所有具有智能潜力的场景。

另一个典型案例来自汽车智能领域,目前正如火如荼。例如,肖鹏汽车、长城汽车、吉利汽车、日产汽车等。也为卓乐提供音乐整合服务。

事实上,除了连贯的用户体验之外,汽车场景作为一个典型的案例,还包含着一个潜在的场景:它们在未来将承担“生活助手”的角色,这必然意味着音乐服务需要在语音控制方面与OS紧密结合,才能实现更好的体验。(可以尝试使用Siri控制Apple Music以外的音乐应用。)

换句话说,AIoT悄然进入更多消费者的生活,B端音乐整合服务平台必将在越来越多的智能硬件产品中发挥重要作用。例如,华为的智能扬声器也喜欢卓乐提供的音乐整合服务。

所以,回到智能电视的讨论,一切都变得很有逻辑。

一方面,智能电视正在成为未来智能家居的枢纽。看看今天智能电视市场的跨界玩家,更别说已经进入市场的小米,还有后来的红米。华为、荣耀、OPPO、一加、realme都推出了自己的电视,旨在覆盖工作之外的第三屏和移动家居休闲。

相比智能路由和智能音箱相对单一的交互维度,智能电视不仅可以实现声音和画面的交互,尤其是OLED电视已经逐渐普及,实现了真正的永远在线;;因为更高的单价和更低的交换频率,它帮助制造商锁定了一个更粘的用户和更强的支付意愿。

所以智能电视和智能手机、汽车一样,必须进一步统一应用层,将底层资源交给第三方。

那么对于长虹以及以上提到的更多智能电视品牌来说,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其实已经从“要不要合作”变成了“要和谁合作”——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确,从用户的角度来说:找哪首歌,找哪部MV,哪个能看现场演唱会,哪个听完歌就能唱,甚至听评书。

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卓乐受到电视品牌的青睐。面对后者的音乐消费场景,爱听卓乐根据B、c两端的痛点和需求,提出了一套“卓乐云智能电视音乐生态解决方案”

具体来说,卓乐在上半年开始构建这个方案后,已经成功完成了酷狗音乐海量生态内容的整合。通过将数千万的音乐音乐库、MV视频、长音、演唱会直播、k歌等音乐内容版权与智能电视进行整合,还能为B端企业和C端用户提供专业优质的内容运维服务。

换句话说,爱听卓乐,重在能力的出口者,更擅长“搭台”,智能电视更能自信“唱戏”。

“用音乐”背后, 电视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提高付费率的萧条 为什么强调听卓乐就是输出能力,因为音乐不仅仅是用户体验的终点,智能电视厂商和卓乐背后的TME,其实是在玩一个更大的用音乐创造内容生态的游戏。

首先,音乐To B可能是下一个音乐行业的蓝海。

从iTunes到Spotify,处于C端的欧美音乐版权运营商其实已经探索出了一条从买断制到订阅制的完整商业化道路,但这条道路在中国可谓坎坷不平。目前面向C的所有流媒体应用都很难仅靠会员订阅来支持最佳收益。社交娱乐、粉丝运营和社区的多元化落地,是流媒体应用提高综合能力、拓展服务边界的尝试。

中国人的付费意识是不是太差了?这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关键点在于支付动机的不同,让中国人可以接受“羊毛出在猪身上”——通过间接支付贡献音乐版权收入。一个典型的例子,比如火的音乐之旅Muse Dash不买任何音乐套餐18元。

音乐之旅只是一个方面。在国内音乐版权运营常态化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公司意识到音乐付费的合理性——正版音乐不仅可以“放松”UGC内容创作,还可以为大量智能终端搭建更完整的用户体验闭环。中国音乐版权市场规模从2013年的18.4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9年的240.6亿元人民币。市场规模逐年稳步增长。

但是,To B的生意不好做。无论是短视频、影视剧、游戏等内容领域,还是嵌入在智能家居、汽车、终端广告中,版权授权只是一个方面。难点在于更复杂的解决方案定制。每个细分场景都有自己不同的痛点,需要结算系统和运营系统的配合。

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供需的“错位”:一是有“用音乐”意识和需求的B方往往不知道向谁付费,二是传统的一次性买断方式不够灵活,风险太大;整个过程繁琐低效,最终付款后能获得哪些权利,落地时能支持哪些资源。

换句话说,既然To B未来会成为国内音乐版权收入的重要来源,那么B端音乐整合服务平台自然会承担起为持有音乐库的资源内容方拓展领地的角色。

例如,作为TME的一员,前者得到了卓乐强有力的资源支持。一方面,卓乐云作为一个热爱卓乐的云数字音乐整合服务品牌,正在积极拓展音乐授权、内容运维、音乐公告、流量实现、版权监控等业务,这是TME充分发挥B面精髓的起点。

其次,从长远来看,电视有更丰富的体验场景去挖掘付费空间;

智能电视有很强的分享属性,消费心理和手机有区别,更容易实现“共同消费”——孩子作为客人来看动画片,要不要成为会员?假期一家人聚在一起要不要点播看电影?

而且,下班回家,进门就想听爱豆的新歌。要不要买专辑?尤其是智能电视成为智能家居的枢纽,并进一步链接各种场景的音频设备之后,音乐甚至泛音频消费潜力的空间巨大。

毕竟,大屏幕+高清+AI的互动“三轴”意味着,在体验层面上,智能电视凭借其更强的表现力和沉浸感,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它也在花钱,让用户觉得自己在电视上花的钱更多。

另一方面,电视作为智能家居枢纽的进一步推广,意味着整个房子的每一个屏幕,每一个音箱都是相连的,更多的付费空间也在上升。比如书房玩网络课,厨房玩菜谱,客厅玩健身...

爱听的卓乐在今年9月卓乐云品牌发布会上也明确表示,物联网智能硬件将是2020年下半年的重要战略方向。据Ai Media Consulting数据,2018年中国AIoT硬件市场规模将达到5000亿元,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一万亿元。换句话说,倾听卓乐已经成为TME的战略箭头,它不能错过这个万亿美元的市场。

从长远来看,当To C轨道格局初步确定后,客厅等越来越多的场景逐渐被“唤醒”,这将使音乐版权市场的杀戮更加精彩,爱听卓乐的人势必面临更多考验。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为什么原文说客厅可能成为音乐下一个战场To B迈瑞公司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梅贵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相关推荐

8月10日,杭州路桥(870892)发布2017年半年报。2017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2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74亿...
4月30日,首都新闻,君实生物(833330.OC)发布2019年一季度报告。报告显示,君实生物2019年一季度营收7907.5...
10月18日,智华信(831802)公告,其全资子公司广州亿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亿华")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单。广州亿华当...
7月19日,首都报讯,辅仁药业(600781)发布关于冻结控股股东股份的公告。据公告,2019年7月19日,辅仁药业收到中国证券...
新OTC在线消息3月28日,易通文教(430223)发布关于公司首次公开募股上市流程及中方股东转让股份的提示公告。公告显示,公司...
4月20日,商通科技(837839)公告,鉴于公司业务发展战略的调整,经与安信证券友好协商,双方同意终止辅导,并于2018年4月...
当人口红利开始消退时,中国服装企业终于告别了躺着赚钱的日子。那确实是一个怀旧的时代。靠着"明星代言%252B大量广告活动",女装...
11月19日,首都报讯,大华新材料(837763)11月16日发布关于公司对外担保逾期情况的风险提示公告。2016年10月,公司...
6月29日,首创获悉,同益股份(300538.SZ)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68,239.89万元(含...

友情链接